最新消息:最新信息可以到系统基本设置里填写,如果不想要这一栏可以修改head.htm,将第53行到55行删除即可

南通非遗传承人实名举报国企:160万扶持资金哪去了?

爱情说说 浏览 评论作者:www.huiyedz.com
  

在《中国糖尿病医学营养治疗指南》中,也提到餐前负荷法有助于短期控制2型糖尿病患者餐后血糖。

劳动者加班有话说在采访中,不少受访者向记者讲述了一件比较特别的加班经历,其中多数与春节加班有关。

有媒体指出,本次直升机起降,可以说是中国国产航母海试前的最大惊喜,预示着中国国产航母的系泊试验又向前推进了一个阶段。

此次直-18虽然在国产航母甲板上只待了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但它的作用不容小视。

今年54岁的陆晓冉是南通知名的土布非遗传承人。

4年前,她将自己的布艺品工作室搬进了南通1895文化创意产业园,致力于对南通土布文化的传承和传播。

如今,纠纷、负债、无休止的扯皮……让她的生活陷入了一团乱麻。她人生的转折点,是2017年3月20日与南通国有置业集团旗下公司南通一八九五文博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即1895产业园)签订的一纸居间协议。在陆晓冉的描述中,为了在1895产业园筹备众创空间,她帮园区首期申请到了省政府的项目扶持资金160万。

如今,众创空间装修完了,第一批创客也落实了,她与该公司的合作却意外停摆了。

他们翻脸不认人,说我申请的资金和众创空间没关系,不愿意再跟我合作,甚至挖起了创客的墙角。如今,陆晓冉一手培育起来的众创空间遭受重创,陷入了空关一年多的尴尬境地。近日,现代快报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众创梦起对于南通人来说,唐闸就像是当地文化的一个缩影,象征着百年前南通近代化的开端。由南通国有置业集团执笔启动的南通1895近代工业工业历史文化街区项目,投资十多亿元,如今已成为了港闸区的地标之一。来这里的都是有点梦想的。

陆晓冉告诉现代快报记者,2014年她创设了自己的文化传播公司,选址在1895产业园。

其中产业园占股权30%。

四年来,她陆续投入超过300万元来运转这个公司。

但由于地理位置较为偏僻,除了1895产业园偶尔承办些政府主办的美术展、学术论坛等文化活动,平时几乎是门可罗雀。

这些年来公司只能勉强维持生存,发了工资后几乎没有什么利润。

2017年,陆晓冉听说1895产业园要发展众创空间,目的是召集一批创业者来这里发展文化产业。

年轻人来这里可以带来新鲜血液,也能帮大家一起想想办法,改善园区的现状。

在那之后,陆晓冉决定与任职于南通某高校的朱老师合伙做这个项目。

2017年3月,他们分别与1895产业园签订了合同,陆晓冉签的是一份关于申报政府项目的居间协议,朱老师签的是一份众创空间的运营合同。

但由于前期需要垫资等原因,最后朱老师选择了退出。

陆晓冉则以自己公司,即南通陆晓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陆晓冉文化公司)的名义,与1895产业园签订了居间协议。

双方约定1895产业园配合陆晓冉文化公司申报项目,后者负责与前者不冲突的项目申报,并承担申报过程中的所有费用。

此外,协议中还对居间费用进行了约定。

当申报资金到账累计小于200万(含)时,1895产业园承诺将到账全部资金用于投入园区众创空间的企划运营中(投入方式双方再议),不支付居间费用;当申报资金到账累计大于200万时,将200万以上增量部分以40%的比例按项目单笔结算方式支付给陆晓冉文化公司。

项目意外流产由于原本的合伙人朱老师已经退出,陆晓冉找到了另一名合伙运作人刘女士,双方签订了合作协议。

为了保证合作成员的稳定性,在跟1895产业园的商议下,让刘女士提前打了20万元进公司账户作为保障。

陆晓冉补充道。

2017年4月,陆晓冉开始申报项目。

当时其实有两个项目,一个是1895自己申请的众创空间的扶持资金,一个是让我去申请的政府贴息项目。

这两个项目申报的目的都是用于众创空间的运营。

然而前一个扶持资金最终没有申请成功,陆晓冉则于2017年6月正式申报下来江苏省政府的贴息项目。

在这期间,刘女士也开始着手进行创客中心的装修和合作伙伴的挑选。

2017年12月30日,160万元资金拨至1895产业园。

但就是从这时候起,陆晓冉与1895产业园的矛盾愈发加深。

这笔项目资金是我拉来的,创客是我的合伙人刘总帮忙找的,装潢公司也是我找的,整个项目都是我一手拉起来的。

陆晓冉告诉现代快报记者,最后1895产业园告诉她,他们没有签订运营协议无法继续合作。

这让陆晓冉一下子陷入了困境。

负责众创空间装潢的公司负责人向现代快报记者证实了陆晓冉的说法。

他回忆道,自己当时已经与陆晓冉谈好了报价,期间1895产业园也配合装潢工作。

但在装潢结束后,产业园却拒不承认这份协议,表示需要对报价进行重新审核。

拖延到2018年过年前,在装潢公司的几次催促下,1895产业园和他重新签了一份装潢协议,截至现代快报记者发稿前还未完全付清款项。

尴尬的创客另一个处于尴尬境地的,是陆晓冉的合伙人刘女士。

根据她们当时签订的合作协议,刘女士投入的这20万元,前期算是借给陆晓冉的,等众创空间正式运营后折算为陆晓冉公司的股份。

但在陆晓冉与1895产业园陷入僵局后,便拒绝归还这笔钱。

她认为合作不成的原因在于1895产业园,应当由该公司来承担造成的后果。

从接触这个项目开始,刘女士投入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

原本已经谈妥20多个创客,并召集大家开过集体会议。

但如今,众创中心只剩了一个孤零零的工作室还没搬走。

早知道会闹成这个样子,我怎么也不会过来。

王亮告诉现代快报记者,他做的是草缸(即造景鱼缸)设计。

之前刘女士给出了房租减免、补贴等优惠措施,他才选择搬进来。

2017年年底,他成为了第一个入驻1895的创客。

由于陆晓冉和产业园的纠纷,原本过年前的开业计划一直搁浅。

成品的草缸无法轻易搬运,他只能尴尬地留了下来。

由于担心随时会被扫地出门,这一年多来,王亮始终没有正式对外开业。

后来1895那边也有人来跟我谈过,说要以他们的名义来跟我签合同,但之前谈的优惠都没有了。

要是搬走,会给他造成几万元的直接损失。

目前看来,还没有人愿意为这笔钱买单。

运营项目缘何停摆?原本顺利进行的运营项目,为何最终却陷入停摆的困境?在陆晓冉看来,这是由于1895产业园出尔反尔,企图挪用她申请的项目扶持资金,才导致僵局的出现。

当时我们已经谈好可以进行项目招投标,但他们(产业园)一拖再拖,给出种种理由,到最后表示无法再跟我继续合作了。

陆晓冉声称,为此她最后和1895产业园吵翻了。

面对陆晓冉的指责,1895产业园总经理李理却是完全不同的解释思路,她认为双方只是在对合作形式的理解上出现了偏差。

她指出,众创空间是1895产业园从2015年就启动的项目,包括2017年刚刚装潢的二楼在内一共有三层,其中一楼和三楼原本就已经在运营并进行持续性项目投入。

陆晓冉申请的政府贴息项目,本来就不是她理解中的专门用来扶持这个众创空间的资金,而是用于银行贷款的归还。

对于卢晓冉一手培育起来的众创空间,李理表示他们之间并没有签署直接的运营合同,也提醒过如此操作不规范。

众创空间的运营单位需要公开招投标,当然我们也不排斥和陆晓冉他们进行合作。

李理声称,是陆晓冉后来不愿意再进行运营项目的洽谈,所以此事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进展。

她强调,即便双方最终达成了合作,也需要对方给出可行合理的预算方案才能拨款。

而这一切,陆晓冉哑然失笑。

从装修到创客的募集,他们(1895产业园)都是知情的,包括提供钥匙,配合装潢公司送电和改装,如今翻脸不认人,无异于过河拆桥,于情于理都讲不通。

陆晓冉表示,她现在只想把这个项目好好做下去。

  看到这一幕的闺蜜马上叫来了店员,拿纸巾帮助郭女士止血。

网约车消费市场乱象丛生的原因在于市场缺乏系统完整的规范,目前整个行业的模式体系还不健全。

2008年,基于漫威漫画公司的漫画而拍摄的科幻惊悚片《钢铁侠》出品,这一著名的红金色服装首次出现在电影屏幕上。

像“在豆腐脑里打洞”德国专家直呼“不可能”这条从重庆到兰州,总里程仅800多公里的铁路线穿山越岭无数,有226座隧道,396架桥梁。

  相关推荐>>>有图片的情人节说说:你的情人节,却是我的情人劫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